受創的驚懼童年:家暴目睹兒說不出口的傷痛

Home 受創的驚懼童年:家暴目睹兒說不出口的傷痛

目睹家暴的孩子,悲劇複製的開始

發現近年精神科門診量逐漸提升,且年齡有愈來愈下降的趨勢,包含青少年和兒童。而其中有些孩子的身心症狀,如果深入去瞭解,會發現背後潛藏著不少家庭問題。

 

例如一位不到兩歲的寄養孩童,只有大人用嚴厲口吻兇他罵他的時候,他才會乖乖聽話。經過瞭解原生家庭的背景之後,發現他長期受到忽視,經常挨餓、因無人換尿布導致濕疹,只有當他哭鬧到媽媽受不了的時候,媽媽會兇他、打他,接著才會處理他的生理需求,也因此孩子將威嚇態度連結到有人照顧的經驗,只有被打罵才有安全感,而一般正常家庭有的愛、溫暖、接納、包容,對他來說都是陌生的情感。

 

這個例子也可以解釋,為什麼遭受家暴或目睹家暴的孩子容易複製上一代家庭的悲劇。假如在他成長過程中沒有學會正確待人、愛人、處理情緒的方式,等到發生類似的衝突場面時,他就會不自覺複製過往的經驗,用自己從小熟悉的方式去應對,進而造成傷害。

 

父母與孩子的三角關係,能不能有圓滿結局?

當父母親衝突的時候,我們經常會聽到兩方不同的說法,施暴和受暴的一方各自有不同的故事,但在這之中,孩子的聲音經常是微弱又難以完整表達的。他們無法清楚說出父母爭執對他的衝擊和影響是什麼,也因為同時愛著爸爸和媽媽,因此不像大人會把過錯歸咎於對方,孩子通常會把家暴的責任歸咎於自己,而使幼小心靈留下深深的創傷和陰影。

為了凸顯孩子的內心掙扎,協會找了幾位不到10歲的兒童進行訪談,邀請他們回答一連串的問題,每道題目都出示了兩張卡片讓孩子選擇,並將訪談過程拍攝成一支宣傳短片「家是選擇題?」

 

一開始,大人詢問「薯條跟冰淇淋你喜歡吃哪一個?」「你想養小狗還是小貓?」這些簡單的喜好問題時,孩子都可以很快的回答。接著他們把選擇的難度調高,「你喜歡跟蟑螂一起睡還是老鼠一起睡?」「被打手心和被罰站你要選哪一個?」,孩子開始出現猶豫、抗拒,但即使難以選擇,最終也都勉強選出了答案。

到了最後一題,「爸爸跟媽媽你只能選一個,以後只能跟他住在一起,你會選誰?」這時原本笑容滿面的孩子,臉慢慢垮下來,開始沉默不語,眼神在爸爸和媽媽的兩張卡片中來回游移,搖頭說出「我不知道」、「兩個」、「選不出來」等答案。

 

影片最後的結語是:「離婚是大人的選擇,但別讓孩子只能選擇單方的愛。」呼籲所有面臨爭執、協議離婚的夫妻,雖然兩人在感情的路上沒辦法繼續相處,但為了保障孩子的權益和身心健康,還是需要溝通出一個共同行使親職的方式,讓孩子繼續享有父母雙方的愛。

 

只有肢體施暴才算是虐待兒童嗎?

「113保護專線」在近年媒體與政府的宣導下,已經逐漸成為一般民眾熟知的常識,大家都知道遇到家庭暴力、虐童的情形時該如何處理,例如老師或醫生看到兒童身體上有瘀傷、疤痕、營養不良、經常患病等跡象,就會警覺到孩子可能遭受照顧者的忽略或虐待,應該撥打113通報社工介入協助。

這些生理上的外顯式傷害很好發現,但有另一種心理上的隱藏式傷害,例如孩子遭受恐嚇羞辱、批評辱罵、孤立、忽略、情緒勒索等,也會嚴重影響孩子的身心發展,在成長過程中出現偏激、憂鬱、孤僻、異常安靜、有強烈攻擊性等情緒行為。但因為這些症狀不像身體傷害那樣明顯可見,許多人會誤解這是孩子本身的人格特質,直到孩子長大都沒有人發現。

 

律師也分享了自己的一個經驗,當時她已是滿18歲的大學生,有一段時間寄住在親戚家,某天半夜在房間內聽見外面客廳有爭執的聲音,一位長輩喝了酒之後,做出大聲喧嘩、辱罵、摔毀物品、踹門……等行為,雖然長輩發洩的對象不是自己,但她永遠忘不了當下感受到的恐懼,甚至也不敢走出房門勸阻,害怕對方的怒火會波及到自己,成為被施暴的對象。即使當時的她已成年,但那一次的目睹暴力經驗依舊給律師留下了非常大的陰影,可想而知那些目睹家暴的年幼孩童,在心智未成長健全的情況下經歷這些恐懼,會給他們造成多大的傷害。

隱藏式的虐童並不是一個容易處理的議題,但唯有更多人認識瞭解,才有更多人有能力一起張開防護網,接住那些受傷的孩子,不讓他們往下墜落,造成下一個家庭的悲劇。

 

預防家暴最有效的方式,就是親職教育

前面談了高衝突家庭對孩子造成的影響、生理和心理層面的虐童問題、以及家長錯誤的教養和相處模式容易造成下一代的悲劇複製,但除了等到事件發生、再透過司法與社福單位介入補救之外,我們有辦法趕在家暴發生之前先預防嗎?親職教育

幾乎所有的夫妻伴侶,在當父母之前,都沒有上過「親職教育」相關的課程。他們不知道孩子的成長是有階段性的,在不同階段需要不同的餵養方式,也不知道彼此爭吵和激烈的情緒會對孩子造成什麼影響,而在無意間傷害了孩子而不自知。

 

勉勵所有的新手爸媽:「當爸爸媽媽不是從100分往下扣,這樣你會很挫折;當爸媽其實是從零開始,一分一分往上加。」希望透過「親職教育」的宣導和實施,能夠讓更多人在婚姻和家庭的關係中做好準備,讓以往在家暴衝突底下成長的人,能夠調整以往錯誤的觀念,重建良好的互動關係與溝通模式,終止悲劇循環。

 

家暴法對家庭暴力予以明確定義及犯罪化

家庭暴力防治法將家庭暴力行為明確定義為「家庭成員間實施身體或精神上不法侵害行為」,故除通常常見之傷害行為外,亦擴及精神上之虐待情事,在適用上已經納入社會慣稱之婚姻暴力、親屬間性侵害等範圍。家暴法並進一步將家庭成員間故意實施家庭暴力行為而成立其他法律所規定之犯罪,加以成罪化,稱之為「家庭暴力罪」,但不另設刑責或強制加重處罰之規定,被告仍依原觸犯法律規定處斷。

其目的除使社會剴切體認家庭暴力行為之犯罪本質外,為有效防止因進入繁複耗時之法律程序而造成法律保護空窗期之弊病,藉由命加害人於刑事追訴過程、緩刑及假釋期間接受法院所發之各種命令約束,以避免家庭暴力加害人雖受司法追訴但因多屬輕罪而未遭羈押,或因處以緩刑、假釋得以重返社會後,依然繼續危害或威脅受害人之情事發生,妥善保護家庭暴力之受害人。

 

老婆曾摔傷小孩,但無驗傷,對爭取監護權有影響嗎?

我老婆曾將小孩摔倒在地上(但沒有驗傷單),且也無穩定收入,我想在監護權官司中爭取小孩的監護權,不知道有哪些該注意的事項?

 

在爭取監護權訴訟中的判斷標準有以下幾點:

1.子女是否年紀小?

2.過去經驗的主要照顧者為誰?

3.夫妻雙方分別是否有家庭支持系統?

 

倘若您的小孩年紀約為3~5歲以下,基於「幼兒從母」原則,通常法官會傾向將監護權判給媽媽,除非您太太有明顯不適合的情形,例如:吸毒、犯罪和家暴等原因。

而7歲以上的未成年子女,通常法院會請小孩出庭並徵詢其意願,此時子女的意見亦對法院之判決有重大影響。另外,依據家庭暴力防治法第43條規定,若有發生家庭暴力之事實,則推定該加害人不適任監護子女。

 

若您想爭取子女監護權,則您能夠:

  1. 舉例列出您太太不適任當監護人的原因(例如:您太太經濟能力不佳、有菸酒癮、會嚴厲責打小孩、會將小孩托給娘家隔代教養等等),且需提出證據證明,亦可請法官傳訊相關證人。
  2. 清楚表達您適任監護人的原因(例如:您過去盡心盡力照顧小孩的具體事由、日後在您工作時有誰可以幫忙照顧小孩?以及您對小孩的未來計畫為何?),且要有具體的行動,而非口頭說說而已,如此才能在爭取監護權的訴訟當中有較佳的機會。

有任何疑問請洽君悅徵信社免付費電話: 0800-55-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