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800-059-059 chun.yueh.tw@gmail.com

一個 偷情 者的獨白

偷情

是的,狹義的來說,我偷情了。一開始只是一個眼神的交換、一個不經意的觸碰、一個相視而笑的小默契,光是這些,就讓我感受到無比的罪惡感,儘管什麼也沒發生,但對於氣氛中那曖昧不明的氣味,無法說開的、需要克制的,暗波流動,我想彼此都心知肚明,這是偷情的徵兆,是走向自燃的預言。隔絕我們的一條是一條無形的線,道德,糾纏住我的生理與心理,所以聽你說話時,總是不自覺地屏著氣,我害怕沾染你的氣味,心煩又薰人的氣味;投向你的眼神只能是餘光,不敢正大光明的看著你,深怕一不小心,就會被那瞳孔的黑吸進而不可自拔,良知與理智將消失殆盡,掉入偷情的漩渦。而一旦掉落,我明白就無法回頭了,這一輩子,「偷情」的標籤將會貼在心上,我引以為傲的感情潔癖與自我控制,將蒙上陰影,再也不能純潔的愛人、不能坦蕩的指責出軌的人,因為我也偷情了,我是有罪的人。但我最怕的還是,只要有了開端,像是那些嚷著自己不會被毒品控制的人一樣,最終還是上了癮,而你就是我的毒。

我總是想起米蘭‧昆德拉說的:「比喻是一種危險的東西。人是不能和比喻鬧著玩的。一個簡單的比喻,便可從中產生愛情。」從托馬斯把特蕾莎想像成是一個嬰兒,被人放進塗了樹脂的籃子順著河水漂到了他的床榻之岸,讓他收留了她的那一刻,他就對特蕾莎產生了一種無法解釋的愛情。而你對我來說是意外,不知道是驚比較多抑或喜,我的生活本該平穩無波瀾,有喜歡的工作、木訥但愛我的老公,也許再過2年將擁有一個孩子,他會成為我的重心,我和老公將看著他成長,然後老去,結束。但你的出現,讓我的生活充滿了不該有的想像,你把偷情的可能性帶入,打亂一池春水。

我們終究還是掙脫了那些,向慾望屈服。那天在酒精的驅使下,淚水忍不住的落下,我第一次直直地望進了你的眼眸,「為什麼沒有早一點認識你?」語畢,撇過頭要走,你卻一把將我摟入懷中,什麼也沒說,只是擁抱著我,像是溺水的人抓住漂流木,那樣不願放手。不知道實際時間過了多久,我只是無聲地掉著淚,貪婪地享受放縱的情緒,把偷情的罪惡和矛盾拋卻一旁。我們的感情將何去何從?我沒有頭緒,也不敢多想,我只知道:我是愛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