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800-059-059 chun.yueh.tw@gmail.com

我甘願成為一個 小三

 

 

 

「我甘願成為一個 小三。」她說。

「你知道這個世界裡,要找到完全符合你想像的情人,有多難嗎?」

自稱小三的女人不多,C小姐很自然的媚著眼睛,淺笑著啜飲那杯濃縮咖啡。恍惚著招搖最令人酥麻的聲音,娓娓道來。

 

C小姐是小三,她非典型的美人,但在白天裡踏著絢麗的高跟鞋發出響亮的聲響,迴盪在大理石的地板上,身材姣好而年輕,這樣的女人依然是君子好逑。「梁董,這是您下禮拜的行程表,等一下午餐餐會要前往……」C小姐噤聲了,她不經意地瞥向典雅長桌上的相框,相片裡四人透露出的濃密幸福感令人窒息,像是雨國午夜裡稠稠的霧氣,凝結成一塊只繚繞在她臉旁的棉花糖,剝奪她的空氣,暗示她也就僅有那塊棉花糖賴以為生-以小三的身分。「C?」手肘撐著柔軟、上好的皮椅,座位上的男人開口了,「失禮了,餐會結束後……」「結束後,我就先出門了。」男人一眼也沒有望向C小姐,但他的唇角上揚,揚起他的歲月年華,揚起他說一就不容許二的尊嚴獨大;「對了,是老地方。」男人終於直視著C小姐,她是他多年的祕書了,但這一瞬間每每會讓她無法動彈,他給了她一場夢,一場繁華鼎盛、極其荒唐的夢。

 

「先走了,等等回公司記得處理好我沒去的那個會議。」男人繫好領帶,寵溺的看著身後的佳人,「當然,梁董。」C小姐一貫的完美,笑的角度沒問題、若隱若現的肌膚露出程度沒問題、心裡的不甘與悶痛也沒有問題,「比起妳,會議算上什麼。」親暱的捏了女子一把腰上的彈潤,男人笑著踏出富麗的房門,剩下偌大的房間與床榻、遺失溫度的被窩、垮下臉的女子。

「我哪不明白他只是尋個安慰。」她纖細的手指上綴著鮮豔的紅色,但她似乎不甚中意,「我每十分鐘就提醒自己一次,妳只是一個小三,或許是其中一個?說不準只是個陪睡的。跟人家產生什麼不甘心的悲傷感,妳哪裡來的資格?」C小姐看向窗外的雨滴點點,台北的雨很多,下的過份多了。「所以我不會悲傷,儘管他看起來多愛我,我也投射了滿滿的希望,玩了幾個小時的扮家家酒就好,足矣。」她眼裡水花滴濺,我看見了。

C小姐打了哈欠、揉著眼,象徵疲乏酸痛的淚水跌出眼眶。

「等會我要去買隻暗紅色的指甲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