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女親權

Home 子女親權




子女親權

子女親權就是一般俗稱的子女監護權,夫妻離婚時,子女親權該歸屬於誰是十分常見之問題,法院於子女親權歸屬之審理時會以最符合子女最佳利益之前提下來決定親權由誰行使,因此在訴訟中如何爭取子女親權,如何使法院認為我方是最適合擔任親權行使者則非常重要。

桃園市一名婦人2017年1月間,因腦中風送急診並轉進加護病房,醫師評估婦人持續昏迷、已無法治癒,婦人2個兒子簽下「不施行維生醫療同意書」,沒想到婦人另個兒子不諒解手足作法提告遺棄致死罪;桃園地檢署檢察官從3兄弟證詞及醫院診斷證明,認為婦人兩個兒子是經醫師診斷說明後,希望能減少媽媽痛苦、維持最後的尊嚴離世,難認簽署同意書的兩兄弟構成「刑法」遺棄致死罪,偵結予以2人不起訴。

 

偵查階段,婦人大兒子未出庭,另名被告的兒子出庭說,媽媽於2016年11月間,因腹痛、發燒住院,都是大哥在醫院24小時照顧,也替媽媽請了一名看護,有聽哥哥說媽媽一直要求回家等死,哥哥才將媽媽帶回家,沒想到2017年1月間又發生腦中風,媽媽送到急診室時已全身癱軟,但還是不斷催促他「趕快去上班」,他在上班過程接到通知「媽媽已在加護病房」,他趕到醫院與大哥一起聽取醫師說明後,希望媽媽不要再痛苦了,才會簽署同意書,「這不是遺棄」。

 

檢方也調閱婦人生前曾入住的2家醫院診斷證明等資料,會診回復單上有明確記載「住院期間大兒子會於夜晚床旁陪伴」、「大兒子為個案之主要支持系統」,且婦人第二次送急診、住院時,已有急慢性呼吸衰竭、呼吸器依賴、氣管造口狀態、腦幹中風、敗血症等情況,後經醫師診斷認為已屬不可治癒之末期疾病,並曾向婦人兒子說明病況。

 

檢方認為,婦人2個兒子簽署同意書,是基於減少媽媽痛苦、讓她維持最後的尊嚴離世,並不構成「刑法」遺棄致死罪,偵結予以不起訴。

 

夫妻離異,最無辜的莫過於孩子,守護孩子的幸福未來,您需要君悅徵信社做您最強而有力的後盾。我們擅長替當事人主動調查、蒐證有利之證據,替您爭取子女監護權。君悅徵信社有專打離婚官司,擁有豐富勝訴經驗,一直是監護權律師推薦首選,讓我們為您拿下子女親權,為孩子的未來找到一條出路,讓您可親自守護孩子順利成長。

 

離婚官司,如何處理孩子親權?

請求法院判決離婚這件事,有三個重點得處理,首先是有沒有足夠理由離婚,其次是兩人婚姻關係存續中的財產應該如何分配,最後則是孩子的親權要由誰行使。這三個重點,各自有需要注意的地方,但是我想先跟你談談「離婚後孩子的親權」問題。

 

想要孩子是基於愛或恨?

請你先靜下心來想一想,你想要單獨擁有這個孩子的親權,是基於愛,還是因為恨?愛,我就不必多說了,你一定是愛孩子的。但是恨,我想跟你確定一下,你是因為恨對方,所以不想讓對方干涉你照顧孩子;或是因為恨對方,所以不願意孩子享有對方的愛?

 

讓我來告訴你一件案例。曾經有位被家暴後離開的女孩來找我,她被迫帶著孩子離開夫家,與孩子兩人相依為命。然而夫家卻在提出離婚訴訟以後,帶人把孩子搶回夫家,接著就開始漫長的孩子爭奪戰。因為兩邊都不肯退讓,所以律師提出希望讓孩子在訴訟結束前照顧的訴求。讓孩子可以分別在雙方的家中各過一個月。 你知道嗎?這樣的照顧設計非常糟糕,因為這只會讓孩子的環境不斷變動,而且必須被迫忍受不同的家庭環境對於對方的攻訐。然而父母為了「平等」兩個字,竟然就這麼照顧小孩,直到訴訟結束。

 

這當中的糾葛就不必細談了。總之兩造在照顧這個孩子期間,因為都不願意放棄親權,所以竭盡心力的攻擊對方,甚至在照顧小孩時,也不忘給予孩子仇恨對方的教育,諸如媽媽有男人、爸爸外遇有暴力傾向,最後連爸爸(媽媽)是混蛋、壞人等等字眼都出現。

 

兩人之間的衝突,甚至衍生了其他諸如妨害名譽等等的訴訟。互相向對方提出保護令、傷害、恐嚇與加重誹謗等等的告訴。最後的收場,雖然是母親取得孩子的親權,然而後果卻不是他們能預料的。

 

因為孩子竟然出現了自殘、躁鬱、抗拒見父親等行為。當父親後來要行使探視權時,孩子就直接在母親家的客廳排泄、哭鬧,然後指著父親說:「你是壞人, 我不想見你!」而父親直接的反應就是關閉溝通大門,不給任何扶養費,並且強迫孩子一定要見他。母親很苦惱,因為沒辦法切斷孩子與父親之間的聯繫,卻又得勸說孩子與父親見面,而孩子這些行為,竟然擴散到日常生活中,對母親也有些許攻擊性。

 

透過以下案例能夠清楚理解爭取子女親權之大致流程:

本所當事人小小(化名)與先生因工作之故,平日均將子女委由桃園之婆家代為照料,然因婆家經常會邀集他人打麻將並抽取費用之故,經常有陌生人於家中來往。

 

於104年5月初某日,小小於家中攜長女上廁所時,因關門不慎夾傷長女手指,情急之下小小將長女放置於馬桶後未鎖門即去冰箱拿冰塊予長女冰敷,然小小才剛打開冰箱門隨即聽到廁所門關上的聲音,小小立刻返回廁所卻發現廁所門遭人上鎖,小小即不斷用力敲門並叫廁所內之人開門,然廁所內之人始終沒有回應,於小小已有撞門之打算時,廁所內傳來一個男聲用台語回說「尿個尿而已敲甚麼敲」,自此事件後,小小即於將子女攜回新竹同住。

 

事後先生竟與公司員工發生外遇之情事,小小為給子女健全之家庭乃容忍了下來,然而先生之心思已不在二名子女身上,如子女發燒時,小小傳line告知先生孩子狀況,先生卻是已讀不回,完全不顧小孩,更在當天晚上與小三跑去逛桃園的觀光夜市,孩子斷斷續續感冒發燒二週,先生也只有打二通電話問孩子有沒有發燒,毫無實際關心之舉動,甚至前往租屋處與小三過夜。

 

小小忍無可忍之下決定不再容忍先生之行為,便委請律師協助爭取子女親權,律師得知小小之案情後除在書狀內詳述雙方照顧子女之狀況外,亦協助小小擬定暫時之會面交往方案,使法院於訴訟中雙方就子女之會面交往有個方向依循,並於法院所安排之社工訪視中告知小小訪視時應注意之事項,且在社工的訪視報告表達我方之立場,積極為小小爭取親權,最後小小順利成為子女之親權行使者,而先生得按照法院所安排之時間與子女會面,使子女能在父母的關愛下成長。

若是您有任何需要協助的地方,
歡迎您撥打君悅徵信社24小時免付費服務專線 0800-55-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