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暴力

Home 家庭暴力




家庭暴力

家暴SOS 沒人該被扁

根據媒體的報導,我國駐瓜地馬拉大使孫大成,疑似說出「女人給男人打一打有什麼關係」,這句話雖然立刻引起多個婦女團體的抗議,但坦白說,「女人被打是應該的」,也可能是許多台灣男性的「共識」吧?

 

同樣也是近日的社會新聞-一名女子在遭到男友毆打後,向警方報案求助,不料卻得到派出所所長這樣的回應:「妳要不要再跟加害人談一下…因為到法院去,我跟妳講,也講不清,妳如果強迫要告,到時候他會玉石俱焚。」

 

這位被媒體形容為「勸和勸過頭」的警務人員,難道真如警政署婦幼隊組長所說:「是需要再做分析檢討的個案。」當然不是的,因為我的好友珊珊遭到的是比這更離譜的對待。

 

在被同居人凌虐了3年後,珊珊終於爭取到了一紙家暴保護令,但她並不是在3年後忍無可忍才憤而提告,而是之前多次的報案都不了了之,直到她越區報案才算得到了重視及處理。

 

但是,如果因此就說是警方吃案又不盡公允,關鍵是我們的社會觀念及通報制度,都出了很大的問題。

 

<鄉土劇影響>女人最好乖一點 不然就是討打?

拜電視鄉土劇所賜,台灣的女人一直被塑造成潑辣的悍婦形象,雖然這是所謂的戲劇張力,但不可否認,一個個心機歹毒、手段凶狠的女性角色,的確造成了大眾「女人難搞」的錯誤認知。

所以當珊珊第一次通知家暴案時,警方面對斯文寡言的加害者,以及看似強勢的被害者時,心中立刻就有了「多半是這個女的先挑釁,才會讓男方忍無可忍而動手」的偏頗認知,也就因為有了這種偏見,警方當然就懶得認真追問誰是誰非了。

 

其次,不斷宣導的「警民一家」概念,也讓警方在面對家暴案時變得相當棘手。

根據珊珊的敘述,對她施暴的同居人雖是一個恐怖暴力份子,但對方卻是可以經常和管區警察把酒言歡的「好厝邊」;因此當她向管區通報家暴案時,前來處理的員警竟是之前家中常見的酒友,而就是在這種公私情誼都要兼顧的情況下,才讓加害者會有恃無恐地施予更殘酷的手段。因此,最後珊珊是遠從東部到台北市報案,才讓整件事真正進入司法程序。

 

說「女人被打沒關係」是許多台灣男性的「共識」,絕對不是危言聳聽,因為根據內政部最近公布的資料,去年一到八月的家庭暴力通報案件,總數接近七萬七千件,較去年同期增加了10.4%,而弔詭的是,受暴的女性及男性比同樣是44%,但這44%的受害女性都是30歲到50歲,而被害人為男性的那44%,卻都是未滿18歲的兒童及少年,換句話說,受暴的女性不但都屬於感情及婚姻暴力,而且關鍵正是:「老子扁妳又怎樣?」

 

<後續處理>報案要據理力爭 懂得保護自己

是的,女人被扁又能怎樣,因為當體力較弱的女人遭受到危險的人身攻擊時,是否有通報的能力及機會已是一大難題,更何況後續的處理也多半令人傻眼!

 

根據珊珊的切身之痛:

第一,113只是全國婦幼保護專線,也就是說113是尋求相關法律、自我保護等資訊的一般門診,而不是救命的急診中心,如果妳像珊珊那般傻呼呼地打113求救,那可能還沒陳述完畢就已經沒命了。

 

第二,盡可能不要向住家的管區通報,因為像珊珊住的偏遠小鎮,不但警方與加害者相熟難以秉公處理,甚至當事情越演越烈不得不辦理時,或許因為在小鎮此類案件不多,所以值班員警連處理家暴案的流程都顯得極為生疏。

 

第三,由於許多受暴婦女在通報後因害怕而反悔,加上警方本身任務繁重,所以員警多半會對家暴案先持「調解」態度,因此受暴婦女一定要做好心理建設:當妳向警方報案時,並不是軟弱地向他們求助,而是堅定地要求他們按照正常程序,正式啟動家庭暴力防治機制──也就是各縣市家暴中心依法都必須提供後續安置、諮詢、保護與協助的服務。

 

此外,一定要要求通報三聯單、筆錄影本以及員警和家暴官的名片,因為這些不但是進入司法程序後的證據,也是開庭前一旦受到威脅,不必一次次向警方解釋的重要依據。總之,暴力不但是種慣性,加上男性如果還有「女人被打沒關係」的錯誤認知,當然下手會越來越重,所以受暴婦女絕對不能姑息和害怕,而必須經由司法脫離地獄般的夢魘。

 

1.遇到家暴情況發生,該如何處理?

為擴大保護家庭暴力被害人,落實家暴庇護與處遇服務,家庭暴力防治法部分條文修正業於2月4日經總統公布;司法院已安排各項配套措施,以因應新法施行,妥適保護家暴被害人。
家暴法本次共修正33條,除第63條之1於105年2月4日施行外,餘均於104年2月6日施行,修正重點有:

 

一、擴大「家庭暴力」之定義及範圍,明定家庭成員間實施經濟上之控制、脅迫亦屬家庭暴力;增列「目睹家庭暴力」亦應受保護;擴充「跟蹤」之定義;並明定認知教育輔導、親職教育輔導及其他輔導等處遇計畫可不經審前鑑定逕予核發。

 

二、將目睹家庭暴力兒少及特定家庭成員納入核發保護令之對象;另明定法院核發暫定未成年子女監護權或會面交往之保護令時,應考量未成年子女最佳利益,必要時得徵詢未成年子女或社工人員之意見。

 

三、修正核發通常保護令及延長保護令之有效期間至2年以下,取消聲請延長保護令之次數限制;並增列檢察官、警察機關、縣市主管機關亦得聲請。

 

四、增列法院得於通常保護令審理中依職權核發暫時保護令及抗告中不停止執行之規定。

 

五、犯家庭暴力罪及違反保護令罪而受緩刑之宣告者,應付管護管束,明定除顯無必要者外,應命被告於保護管束期間內遵守附帶命令,並增列特定家庭成員及目睹家庭暴力兒年亦為保護對象。

 

六、增訂第63條之1,將16歲以上,有親密關係之非同居伴侶納入保護令範疇。(即恐怖情人條款,於105年2月4日施行。)

 

七、法院認無羈押被告之必要,諭知具保、責付、限制住居或釋放時,應即時通知被害人及被告所在地之警察局勤務指揮中心及家庭暴力防治中心。

 

八、新增違反保護令罪、犯家庭暴力罪嫌疑重大者,得予以羈押。

 

九、增訂被害人隱私權保護措施,以及明定政府各單位權責及應設置家庭暴力防治基金等。

 

發生家暴時 6步驟保護自己:

(一)、安全第一,儘快離開現場。

(二)、打110或113報警或救助。

(三)、到醫院驗傷並開立診斷書。

(四)、向法院聲請保護令,確保自身安全。

(五)、對暴力現場或施虐行為進行拍照存證,但應以安全優先考量。

 

尋求法律協助,確保自身應有權益。

 

2. 因家暴而攜子分居,對方要求看小孩,該怎麼辦?

未成年子女的探視,是離婚、親子訴訟中,最常碰到的問題之一。許多遭到家庭暴力,帶著小孩離家的媽媽,面對先生不斷要求看小孩的要求,該怎麼回應?如果給先生看小孩,會擔心再次發生家暴事件,或是小孩也不願意跟爸爸見面;如果不給先生看,會不會被法官認為是不友善父母,導致失去小孩監護權?

 

先向法院聲請保護令,由法官裁定子女會面交往方式遭到家暴時,建議鼓起勇氣向法院聲請保護令。關於要不要給對方看小孩?如何看小孩?也交給法院來裁定(保護令聲請事項包含此部分)。

可於聲請保護令時以書面、或保護令案件開庭時,向法官表示有人身安全之考量,請法院審酌是否准予小孩會面交往,若准許會面交往,也請法官定合適的方式,在第三方場所(例如兒童福利聯盟、家庭暴力暨性侵害防治中心等)進行。

 

在法官裁定小孩會面交往方案前,可暫時不給對方探視小孩,或改以視訊或通電話之方式取代。短期內基於人身安全考量不給對方看小孩,是法官可以接受的正當理由,尚不致被認定為非善意父母。反之,若未向法院聲請保護令,則較無立場阻止對方看小孩了。

 

3.何謂家庭暴力?

家庭暴力指的是「家庭成員間實施身體或精神上不法侵害之行為」。身體上不法侵害指的是:虐待、遺棄、押賣、強迫、引誘從事不正常之職業或行為、濫用親權、利用或對兒童少年犯罪、傷害、妨害自由、性侵害…等,包括有鞭、毆、踢、捶、推、拉、甩、扯、摑、抓、咬、燒、扭曲肢體、揪頭髮、扼喉頭、或使用器械攻擊等方式。

 

精神上不法侵害指的是:

言詞虐待:用言詞、語調予以脅迫、恐嚇,以企圖控制被害人。如謾罵、吼叫、侮辱、諷刺、恫嚇、威脅傷害被害人或其親人、揚言使用暴力等。

 

心理虐待:

如竊聽、跟蹤、監視、冷漠、鄙視、羞恥、不實指控、試圖操縱被害人等足以引起人精神痛苦的不當行為。

 

性虐待:

強迫性幻想或特別的性活動、逼迫觀看性活動、色情影片或圖片等。

 

4.保護令,只是紙做的護身符?

小圓因為遭丈夫大德持續言語暴力,向法院聲請保護令。法院審理後,核發保護令給小圓,小圓收到的保護令上記載:「大德不得對小圓實施身體或精神上不法侵害之行為」。小圓納悶,大德會因為這樣的保護令,就乖乖聽話不再對自己家暴嗎?如果大德又對自己家暴,該怎麼辦呢?

家暴保護令核發的目的,主要當然是要禁止施暴者繼續對受暴者為家暴行為。因此,家庭暴力防治法除了規定法院可以核發禁止施暴者為特定行為(如:家暴、騷擾、跟蹤…等行為)的保護令,同時也規定,如果施暴者違反保護令,再次做了保護令中法律所規定的5種特定內容(如後所述),就會觸犯「違反保護令」。而「違反保護令」是屬刑法上的犯罪行為,法院依法可以判處違反者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臺幣十萬元以下罰金,且會列為施暴者的前科紀錄。

 

依照家庭暴力防治法第61條規定,如果法院核發的保護令有下列內容,而施暴者卻違反而不遵守下列內容的保護令,就會構成「違反保護令」:

一、禁止實施家庭暴力。

二、禁止騷擾、接觸、跟蹤、通話、通信或其他非必要之聯絡行為。

三、遷出住居所。

四、遠離住居所、工作場所、學校或其他特定場所。

五、完成加害人處遇計畫。

 

回到案例中,小圓既然有法院所核發:「大德不得對小圓實施身體或精神上不法侵害行為」的保護令,而大德卻無視保護令,又對小圓為言語暴力的不法侵害行為,小圓只要蒐證並向地檢署提告,大德很可能因此觸犯「違反保護令」,遭法院判刑。

因此,保護令並非紙老虎,只用一紙命令來禁止施暴者,施暴者一旦違反保護令,是會吃上官司、甚至承擔刑責的。

 

保護令依照緊急程度來做區分,總共分為三種:

1.通常保護令

2.暫時保護令

3.緊急保護令

透過三種不同之保護令來保護家庭成員。家暴的種類也不僅僅只有身體上之傷害,言語上及精神上之傷害亦屬家暴之範圍。

 

透過以下案例能夠更加了解家暴之狀況有哪些? 

身體沒受傷,但心裡很受傷,可以申請家暴保護令嗎?

 

小英與阿鴻結婚2年,婚後雙方爭執頻率逐漸增加,阿鴻因此常對小英怒言相向。有好幾次,阿鴻不只對小英破口大罵,還把家裡的擺飾往地上砸。阿鴻雖然沒有把東西砸向小英,但小英的心裡十分受傷,且對於阿鴻的舉動感到害怕。對於阿鴻這樣的情況,小英能申請家暴保護令嗎?

 

       法律上規定的家暴行為,範圍其實很廣,只要是「身體、精神或經濟上的騷擾、控制、脅迫或其他不法侵害的行為」,及「任何打擾、警告、嘲弄或辱罵他人的言語、動作或製造使人心生畏怖情境的行為」,都是家暴行為。所以,即便沒有造成被害人身體受傷、沒有驗傷單,而是言語的辱罵、或讓人害怕的動作,仍可能成立家暴。舉凡:加害人以言詞謾罵、吼叫、侮辱傷害被害人的自尊、否定被害人的感受;以破壞東西、虐待動物、甚至以自殺脅迫被害人作不想作的事;不給被害人生活費、把被害人反鎖在家門外…這些行為,都是法院認為符合家暴的行為。

 

       然而,在加害人是言語而非肢體暴力的情況下,法院在審理的標準上相對會比較嚴格。畢竟夫妻、家人間因生活相處而產生口角、彼此互相責罵,確實在所難免。在這樣的狀況下,法院主要會評估兩點:

 

1.加害人的言語內容,是否達到讓被害人畏懼、心生痛苦、及惡性傷害自尊的程度。例如:罵對方爛人、白痴、除了吃跟睡還會什麼…,這樣不堪的言詞,都是法院曾經核發保護令的言語暴力內容。

 

2.加害人的言語辱罵,是否是被害人不當、故意挑起的。例如:雙方言語上針鋒相對,被害人也一再激怒對方,甚至對加害人稱:「你再說啊!你再罵啊!」,這樣的情況,就很難看出被害人有心生畏懼的狀況,而不符合家暴行為的規定。

 

       因此,若阿鴻對小英的辱罵有達到上述程度、小英也沒有故意激怒阿鴻,且這樣辱罵、砸東西的行為持續發生,而小英也能取得相關的證據,例如:錄音、錄影、或有目睹的證人,是可以申請法院核發保護令的。保護令不只保護身體的安全,也保護心裡的安全。

有任何疑問請洽君悅徵信社免付費電話: 0800-55-1234